一帆风顺的一帆

全职相关,喻乔双担,叶修信仰

一个梗

存梗


全明星赛,晚上的休息时间,兴欣队员玩狼人杀,输了的真心话大冒险。小乔中枪,被队友要求去楼下的房间告白。
结果,门一打开,一双特点鲜明的大小眼冒了出来。
是王杰希。
小乔当时就懵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开始磕磕绊绊地说台词,王杰希认真地听完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头答应了小乔的告白。
乔一帆一脸懵逼X2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谓的告白只是一个游戏的小乔莫名其妙地就脱团了。

全明星赛后,QQ群里。
王不留行:【微信红包】
王不留行:多谢大家的帮忙,我们已经在一起了^_^


这是一个装了心眼的王杰希。
小乔:一个红包就把我出卖了,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不仅不会,心里还美滋滋的^_^

【喻文州】考大学

* 标题无关,乱写的
* CP:喻文州X原创人物 BG
* 原著向,双时间线,微量周黄

大概没有什么需要避雷的了,小清新文,无肉


第十四赛季,冠军属于蓝雨。决赛后的记者会上,喻文州宣布了退役的消息。蓝雨众人还没从夺冠的喜悦里走出来,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浇了个透心凉。


举着话筒的记者妹子是个不折不扣的蓝雨粉,听到这个消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站在一旁的徐景熙轻声出言提醒,才回过神来,重新握紧了话筒。


“请问喻队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她问出了所有蓝雨粉丝心中想问的问题。毕竟,喻文州的手速和意识摆在那里,手速限制了他的发挥,但同时也延长了他的职业寿命。作为联盟中以战术见长的队长,以他的状态,再战个两三年绝对没有问题。


喻文州闻言只是笑,抬起手臂仔细看了看自己依旧保养得很好的手,叹了口气。


“累了。”


“也是时候将位置让给年轻人了。”


任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他的状态摆在这里,但又让人无法反驳,毕竟四期的几个选手大多都已经离开,就连黄少天和苏沐橙也已经在上个赛季宣布退役。


观众席里顿时一片嘈杂的声音,有惊讶,有难过,有遗憾,但更多的是祝福。


喻文州颔首表示感谢。


反倒是蓝雨内部,一片平静。


黄少天少见地没有聒噪,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牵起现任枪王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周泽楷,你可不能离开我。”



宋清原一家是在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搬到喻文州隔壁的。高档小区,一层就这么两户,面对面得久了,家里又都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渐渐也就熟悉了起来,两个孩子哥哥妹妹的叫了很久。


只可惜,喻文州刚好比宋清原大了三岁。宋清原念小学的时候,他正升初一,宋清原升初中的时候,他升了高中,之后更是没等到宋清原升高中,他就去了蓝雨训练营。


喻文州手速慢,刚进训练营的那一段时间,过得并不好,总是在合格线边缘挣扎。训练营里还有一个一头黄毛的话唠,总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叫他“吊车尾”,烦人得很。


那个时候的喻文州已经很有现在淡定从容的模样,即使被群虐也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还有心思拿出一个笔记本,仔细记下对战中的走位和技能的投放点。


喻文州一直表现得很从容,虽然那些训练任务对于他来说艰难又繁重,但总归一切都是在掌握之中的。明明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却已经可以看出日后冷静理智、运筹帷幄的样子。


唯一的一次慌乱是因为宋清原。


毕竟还是年纪小,在听到父母打来电话说宋清原不见了的时候,虽然不至于完全乱了章法,但还是请了一天假,在没有考虑到“蓝雨战队离家里还算有些距离,他这样漫无目的地找到底有没有用”的情况下,身体先做出反应找了她一天。


无果。


心里简直慌乱成一团,却在回到训练营后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蓝雨作为联盟里有名的庙,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妹子是非常好奇并且惊喜的。尤其宋清原长得好看,穿着一身初中制服,坐在喻文州日常训练的位置上,短裙下露出的一截白花花的腿不停地晃啊晃,很是能吸引人眼球。


喻文州松了一口气,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愤怒,事情不在控制之中的愤怒。


但不受控制的还在后面。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小姑娘立马跳下椅子朝他跑过来,跟以前一样亲昵地揽过他的一只胳膊撒娇。
“文州,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才来?”


喻文州听到那个称呼的时候,先是皱了皱眉,宋清原向来很有礼貌,不会直呼他的名字。而后他伸出手,将小姑娘推远了些,脸上的神情很严肃。


宋清原被唬得不敢说话了。


“你一个人跑来这里,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


“我很想你,就跑过来了呀!”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喻文州,看起来格外地可怜。


“你这件事做得不妥当。”喻文州冷着一张脸,一点都不退让,伸出一根手指,一二三四五地指出不妥之处,之后,拍了拍她的脑袋,所有的规劝都落在一句,“你还是个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我先送你回去。”


说完,拿出手机给宋清原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宋清原来了他这里,不用担心。


刚结束通话,宋清原的手又缠上他的胳膊。


“送我回去可以,但有一句话,我是要说清楚的。”


“文州,我喜欢你。”



喻文州的人缘一向很好,退役之后的聚会上,联盟里退役的在役的职业选手都来了不少,三三两两地坐满了整个酒店的大厅。


喻文州的周围,坐的自然是蓝雨的队员,有黄少天和卢瀚文这两个全联盟最话唠的人在,一顿饭吃的格外地热络。


蓝雨队员虽然不舍队长的离开,但也表示了充分的尊重和祝福,端着一杯度数低的果酒,一个一个走到他面前,身体健康事业顺利家庭和乐财源广进的说了个遍,唯独一句“爱情美满”没有人说得出口。


酒过一旬,酒量不怎么样的职业选手此刻都有些醉意,已经接过队长职务和夜雨声烦账号卡的卢瀚文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扑进喻文州的怀里,“队长队长,你退役之后打算去做什么啊?还会呆在G市吗?还会玩荣耀吗?还会来蓝雨看我们吗?”


喻文州伸手扶正了他的身体,浅笑一声,说道,“之后……想去考个大学。”


卢瀚文沉默了。


蓝雨众人也沉默了。


之后,这沉默迅速蔓延至整个酒店大厅。


卢瀚文被不知道是谁给揪了回来,酒顿时清醒了一大半。


宋清原是个很高调的人,喻文州也顺着她,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没少干那些闪瞎单身狗的秀恩爱行为。联盟里的职业选手不是基佬就是深宅,要秀也没得地方秀,作为联盟里唯一一对清新脱俗的异性恋,他们两人简直拉得一手好仇恨,职业群朋友圈微博都被刷了个遍,媒体面前也从不知道收敛。


不管是职业选手,还是荣耀玩家,亦或是粉丝,只要是认识喻文州的,必然会知道宋清原。那个时候,宋清原就常说,她会在大学里等他,考上一样的大学,是他们两人的梦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关于“宋清原”的事情,成了一个禁忌呢?


喻文州倒是一脸无所谓,施施然喝过了卢瀚文先前递过来的那杯果酒,笑了笑,“没关系,没必要因为我而有所顾虑。这是我在打比赛之前的梦想。”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


喻文州觉得好笑,心中想着,宋清原还真是有本事,这么多年了,影响依然深远,没有人忘得掉她,而后又想,这不也是自己纵容的吗?


叶修端了一杯酒,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哟,文州要去考大学了啊。挺好,给我们争争光,省得他们老说我们打游戏的没文化。”


一旁的孙翔冷哼了一声,“你本来就没有文化啊!”


两人理所当然地打起了嘴炮,之前的话题很快被揭过去,气氛又变得热络起来。


喻文州笑了笑,安静地坐在一旁,明明是清醒着,但终究带上了几分醉意。



他拒绝了她。


而后,喻文州伸出手,摸了摸宋清原的头,提醒她,“还有,要叫哥哥。”


那小孩却异常执拗,梗着脖子不肯改口。


“文州。”


喻文州脸上还是一片笑意温和,似乎永远不会生气似的,眼中的温度却骤然降下来。他将宋清原当做妹妹看待,也希望宋清原把他当做哥哥,不要产生他心中所划定范围之外的情感。


宋清原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冷着表情的喻文州,被吓得脸一阵发白,嘴里嚅嗫一圈,吐出来的两个字依然是发音清晰的“文州”。


“我只有一个叫宋清原的妹妹。”喻文州退开一步,拉开与她的距离,眼中一片冰原,连笑容也懒得再装饰。


“在你想清楚之前,我们没有沟通的必要了。走吧,我送你上车。”


小姑娘惨白着一张脸,泪眼朦胧,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训练室里的众人,眼观鼻鼻观心,面面相觑,一阵诡异的沉默。



从十四岁到十七岁,这三年之间,喻文州不知道拒绝过宋清原多少次。


委婉的也好,直接的也好,温和的抑或难听的话也不知道说过多少,可宋清原就仗着他不会真正将关系弄得难看的这个弱点,跟不知疼痛不会受伤似的,一次又一次地凑上前来。
但她追求的很克制,刚好控制在喻文州会讨厌的范围之内。
那几年,正好是蓝雨发展的最艰难的几年。魏琛退役之后便不知所踪,为此本来就不太待见喻文州的黄少天不知闹腾过多少次,而在一年之后,方世镜也随之退役,将蓝雨整个交给刚出道的两个新人。


那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已经配合得很好,但前面是叶修韩文清王杰希等一众大神,后面又一头撞上了随之而来的新秀墙,整个第四赛季打得举步维艰。喻文州身为蓝雨的队长,除了要面对记者和粉丝咄咄逼人的质问,还要制定战术练习打法,再加上手速的限制,每天都要熬到凌晨才睡。
醒来之后来到食堂,面对的就是几个队友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黄少天手中的一个保温饭盒。


“喏,宋妹子要我给你的。”


喻文州还没有反应过来,怀中就被塞进了一个还带着温度的东西。轻轻旋开盖子,是萝卜排骨汤,里面还加了杜仲。
都是驱除疲劳的。


汤入喉中,带着杜仲的微苦和萝卜的清香,倒是很适合空腹的时候喝。汤熬得很入味,用的时间应该不短。


家里离训练营有四十分钟的车程,训练营离学校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算汤是睡前熬的,从家里到训练营再到学校,宋清原怎么说也要五点钟就起床。


估摸着他应该喝完了,宋清原的短信也如期而至。


【保温盒放在休息室就好,明天我来拿。实在太累的话,可以喝点绿茶,对身体的伤害小,茶叶我已经买好了,就放在休息室的柜子里。】


宋清原的短信里没有任何劝诫他注意休息不要熬夜的话。


喻文州实际上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也可以说是任性,只要是自己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他人的三言两语就改变想法。宋清原如果真的说出那样的话,喻文州大抵是不会听的,反倒是这样的方式,他无法拒绝。


【汤的话,蓝雨食堂也有,不必再送过来了。你还是学生,不要将时间花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思考了一瞬,拒绝的话还是发了出去。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这次发过来的是一张图片,上面是宋清原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和排名。


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她的得意。


这也是喻文州无法拒绝的一个地方。宋清原追求他的阵势很大,恨不得人尽皆知的那种,成绩却从来没有落下过。


仿佛是为了应承他之前那句“以学业为重”的话,她虽然一放假就会随队去看他的比赛,每天都会做好不同的补汤送到训练营,但该参加的考试该做的练习册全部都老老实实地完成了,甚至可以说比以前还要认真。


喻文州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宋清原不吵不闹也不说喜欢,但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追求的意思,拒绝的话说出口,她也当做没听到,下一次依然是没事人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跟她说她再这样他就没有这个妹妹了,她就笑着回答“谁要当你妹妹啊”。


就好像一拳打到棉花里,找不到可以攻破的弱点。


那个时候的喻文州还没有明白,自己明明是一个最厌烦死缠烂打的人,为什么刚刚好忍受了她的亲近,与其说是无奈,倒不如说是纵容。



第六赛季,冠军属于蓝雨。


剑与诅咒杀出一条血路,带着蓝雨成就了又一只冠军队,在荣耀史上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赛后的庆功宴上,宋清原也来了。


她性格活泼,爱玩也爱闹,很快就跟蓝雨众人打成一片。跟黄少天关系尤其好,两人在包厢的沙发上面对面盘腿坐着,边说边笑手舞足蹈。


夺冠了每个人都很兴奋,黄少天前面还在和宋清原描述自己在索克萨尔被集火时挡在他前面伟岸的身姿,下一秒就已经冲到屏幕前抢过了郑轩的话筒,吐槽他唱情歌怎么跟死了妈似的得换首欢快的,于是很快犯了众怒。


喻文州也喝了点酒,带着朦胧的醉意坐在包厢的角落里,笑看着他们一群人闹得欢快。


后来,不知是谁觉得只是唱歌很无聊,提议玩国王游戏,将一旁看热闹的喻文州也拖入了战局。


他运气好,对每个人的表情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因此一次也没有被点到过。但快到结束时,还是不小心中标了,准确地说,是宋清原中标了。


拿到国王牌的人是于锋,他环视了一圈,然后说,“3号,在在场的所有人里面,选择一个人,与他接吻。”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舌吻。”


在黄少天还在一边吐槽于锋怎么这么污,一边猜谁这么倒霉中枪的时候,宋清原带着一脸兴奋的酡红站了起来,没有一点将要被惩罚的错觉。


郑轩一看站起来的是个女生,愣了。他们之前一群老爷们儿怎么闹腾都无所谓,但这次好歹是个妹子,惩罚也不能太过分,连忙站起来打圆场,“呃,最后一轮了,也不用太认真,做不到的话喝杯酒就好……”


话还没说完,宋清原的眼神已经幽幽怨怨地飘了过来,一脸看着猪队友的神情看着他,“可是,想占便宜的是我啊!”


郑轩:……


他内心狂刷着“亚历山大”,默默地站到了人群后面,“你随意。”


于是宋清原就随意了,视线意思意思环绕了一圈,之后就定格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仿佛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目光坦然地集中到她身上,脸上的笑容依然温和而平静,淡然地看着面前的女生越凑越近,近的可以看见她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睫毛。


她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鼻息交融间,喻文州呵笑一声,宋清原的嘴唇在离他的还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好了,别闹。”喻文州退开一步,“女孩子,就算是玩游戏,也不要太过胡闹。”


他知道在怎样的时间,说出怎样的话,最会让人心灰意冷。果然,下一秒,他看见宋清原瞬间惨白的脸。


喻文州脸上依旧带着那万年不变的笑容。“这杯酒,我帮你喝了。”


“不必。”酒杯被夺走了,“这是对我的惩罚。”


出了KTV,被风一吹,宋清原立马吐了一地。


喻文州扶起她,“太晚了,去蓝雨住一晚吧,还有剩余的房间。”


宋清原摇头,嚷着要回去。


喻文州无奈,只好拦车送她,宋清原还是摇头,“不要你送,我自己回去。”


喻文州皱了皱眉,“别任性。”


宋清原就哭了,抬眼特别委屈地看着他。


“任性的不是我,是你。你总说我年纪小不懂感情,其实不懂感情的是你。喻文州,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放弃?我告诉你,我就不放手,永远永远也不会放手的。”


-TBC



手机编辑的,可能格式不太正确,凑合看吧